1. <acronym id="f79e1q"><u id="f79e1q"></u></acronym><bdo id="f79e1q"><small id="f79e1q"></small></bdo><span id="f79e1q"><ins id="f79e1q"></ins><sup id="f79e1q"></sup><abbr id="f79e1q"></abbr><thead id="f79e1q"></thead><dl id="f79e1q"></dl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<tfoot id="ibnyw3"></tfoot><acronym id="ibnyw3"></acronym><noscript id="ibnyw3"><label id="ibnyw3"></label><th id="ibnyw3"></th><thead id="ibnyw3"></thead><form id="ibnyw3"></form></noscript><q id="ibnyw3"><dir id="ibnyw3"></dir><table id="ibnyw3"></table><acronym id="ibnyw3"></acronym></q><small id="ibnyw3"><ins id="ibnyw3"></ins><dfn id="ibnyw3"></dfn></small><acronym id="ibnyw3"><big id="ibnyw3"></big><dl id="ibnyw3"></dl></acronym><blockquote id="ibnyw3"><dl id="ibnyw3"></dl><font id="ibnyw3"></font><option id="ibnyw3"></option><ins id="ibnyw3"></ins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无极4彩票平台 > 企業文化 > 百人講述建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百人講述建業HUNDREDS OF PEOPLE TALK ABOUT JIANYE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,三年自然災害,“大躍進”後遺症——天災人禍,餓死者衆,是新中國成立後最困難的時期。那時候我讀小學,是個好學生。1966年“文革”開始時,我11歲,讀小學五年級,就被卷入了紅色的浪潮中,革命之火在胸中燒得火熱,12月中隨“紅小兵”組成的“驅虎豹戰鬥隊”乘火車到了北京,渴望于12月26日毛主席73歲誕辰時,看上他老人家一眼。其實,到北京時,已值“大串聯”的尾聲,老人家讓“打回老家去,就地鬧革命”,他也不可能再登上天安門城樓,鼓動學生們進京膜拜。之後,全國各大中城市都相繼爆發了革命派別之間的武鬥,工廠停工,政府關門,學校停課,學生們有近三年時間無學可上。那時,我住在縣政府家屬院,因小學時毛筆字比同齡人寫得好,便經常被革命幹部們拉上幫忙抄寫大字報,于是,也就有了免費練習書法的機會。大字報的內容中,有批叛徒內奸的,有批“孔老二”孔子“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”的。1969年,學校複課,我直接上了初中,教材內容多以階級鬥爭、憶苦思甜題材爲主。至高中一年級時(那時的初、高中皆改爲兩年制),趕上了“智育第一”回潮,學校裏學習的氛圍漸濃,我有幸得到了一本《朱子治家格言》(手抄本),記得第一句便是“黎明即起,灑掃庭除,要內外整潔;既昏便息,關鎖門戶,必親自檢點”,以及“施惠莫念,受恩莫忘”、“勿營華屋,勿謀良田”等,雖不能完全理解,卻也深深地印在了心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上可見,我們這一代人的基礎文化功底是很淺的,小學讀了五年,中學也只讀了四年。所受的儒家文化的影響,也是在批判和非正常情勢下獲取的。所以,我經常說自己沒文化,絕無過謙之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76年,以粉碎“四人幫”爲標志,長達十年的“文革”結束了。那年10月,我作爲最後一屆工農兵大學生(“文革”期間共招收了五屆)被推薦進入鄭州大學外文系英語專業學習。雖然也還是延續了學工、學農、學軍的傳統課程,但在剩余的時間裏,同學們讀書的自覺性日漸高漲。學制雖然僅爲三年,卻還是學了不少的東西。特別是我們這一屆的老師們,多是因“文革”而被下放到河南勞動的國家部委的老翻譯們,水平很高。我們有農村插隊勞動的經曆,師徒相處以友,彼此授受以誠,畢業時,基本達到聽、說、讀、寫、譯較爲自如的水平。在一年後全國外貿系統業務員外語測試時,我在河南考了個第一,算是老師們水平確實很高的例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2年7月,我受河南省外經貿廳的委派到香港工作,之後近十年的時間裏,我不但利用香港工作的身份之便多次陪同省領導(含兩任省委書記)或親自率團出訪50多個國家,開闊了視野,最大的收獲,是在香港這個東西方文化與傳統和現代文化交彙的地方,開始認真對比多元文化的差異和趨同。1989年,當《菜根譚》在日本暢銷後複而引起國內讀書者的關注時,我有幸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此書,也開始從中窺見中華國學文化精粹零星的流露。“史中尋道”的意識也是在那時形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30